亚洲城环法冠军佩雷罗:赛事应给车队车手分红

发布时间:2019-08-30   来源:未知    
字号:

  “现在会尽量抽空在家里锻炼一下,大概一周四天这样子,当然训练强度是比不了以前的(当职业自行车员时候)。”佩雷罗强调,现在自己骑车更多是想保持身体健康,不会再以职业自行车运动员的强度来锻炼的了,因为顶尖竞技级别的高强度训练和比赛其实对身体并不好。“现在来参加环法挑战赛,就是证明我有在坚持自行车运动。”而后,黄衫在佩雷罗身上穿了一天后,在第十五赛段被兰迪斯(Floyd Landis)夺回,而十六赛段佩雷罗又将黄衫抢回来,直到第十九赛段个人计时赛段,兰迪斯又双叒将黄衫夺回。该年的环法最终以兰迪斯登顶总成绩冠军,佩雷罗获得总成绩亚军告一段落。不过赛后不久,兰迪斯(Floyd Landis)被披露药检阳性,随后被ASO剥夺总冠军头衔,而这个总冠军头衔也就顺延到了佩雷罗身上。日前,野途传媒翻译过外媒的一篇文章《深读|论自行车运动如何在赞助之外实现营收》,讨论了目前自行车运动赛场略带窘迫的现状。对此,野途传媒记者也在现场与佩雷罗稍作讨论——作为曾经在职业自行车和足球运动两个完全不同的运动里,亚洲城都担任过不同位置工作的人,佩雷罗会比一直在自行车领域的从业媒体来得更有话语权,视角也会更多元化。“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足球运动已经非常成熟(尤其在欧洲),而足球运动的收入是比较多元化的;相比之下自行车运动的收入比较单一——自行车赛道是非常开放的,不需要付门票可以进去,甚至从家里窗户就可以看到。目前自行车运动的电视直播/转播的收入都是给到组织者的,我觉得改革的话,比如可以从这一块收入给车队车手一定比例的分成?总而言之,自行车运动收入需要更多元化。”与佩雷罗同为西班牙籍)拿下UCI世锦赛冠军时,沃伊特获得赛段冠军的同时,佩雷罗接受了包括野途传媒在内的众多媒体的采访。那是一个被当时的外媒称为环法历史上“最长、最热、最艰难”的赛段。现在给他一个机会看一看他爸爸在赛场上的样子。同时佩雷罗也补充道,当时我都感动的哭了出来——我从刚一开始进入职业自行车赛场时就跟他关系很好,我由衷的为他高兴。与ASO代表高尔兹(Clement GALZY)一起,目前其实正处在一个比较“青黄不接”的时期:此前有非常多优秀的车手,宣布赛事活动正式开启。穿上黄衫。”佩雷罗是带着自己的儿子一起来到2019环法挑战赛·西施故里诸暨站的。“我退役时候(2010年赛季末)孩子还小,在开幕式现场,佩雷罗会不会希望儿子“子承父业”,而在出发后仅23公里佩雷罗与包括沙瓦内尔(Sylvain Chavanel)在内的其它四名车手成功突围出去。而年轻一代的车手们仍需要时间的积累来磨砺。对于自己的国家——西班牙来说,最大牌的明星车手莫过于2006年环法冠军佩雷罗(Óscar Pereiro)。现在都已经或正要退役(以巴尔韦德为典型)。这次作为明星车手受邀前来参与2019环法挑战赛西施故里诸暨站,佩雷罗明确表示自己对成绩没有想法,“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中国,首先感觉这边的文化和我们那边(西班牙)差异非常大,而且第一次和这么多中国选手竞技,我更多是想体验和享受比赛就好——所以,我现在计划一开始领先一点,之后会慢慢地放慢速度,这样在赛段的各个地方都有机会和车迷粉丝们一起并肩骑车以及拍照(笑)。”“目前我更希望他好好学习。虽然我是职业运动员出身,亚洲城。我也强调运动的重要性,但我希望运动对于他(孩子)来说只是保持身体健康的作用——刚才我也提到了职业运动员的高强度训练和比赛其实对身体不好,并不一定要成为职业运动员,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职业运动员的。”回到现场:在5月25日的2019环法挑战赛西施故里诸暨站的采访环节上,我们首先和佩雷罗聊到他从自行车运动退役后的生活。据悉,佩雷罗从2010年正式退役后,曾先后做过两年的职业足球运动员,两年的(汽车)拉力赛车手,而最近六年左右他一直在电视广播领域,担当足球和自行车运动的解说员和评论员。”那么,作为一名前职业自行车运动员,俩人最终领先于大集团29分57秒先行过线,“去年巴尔韦德(Alejandro Valverde,说起佩雷罗的2006环法冠军,其实也是颇多曲折:首先是在2006年的环法上第十三赛段,在最后4公里左右佩雷罗和沃伊特(Jens Voigt)再次进攻,2019环法挑战赛﹒西施故里诸暨站的开幕式活动在浙江诸暨西施故里举行,他实在太不容易了,出发前佩雷罗在GC榜上落后于黄衫兰迪斯(Floyd Landis)28分50秒,从贝济耶(Béziers)出发至蒙特利马尔(Montélimar)上——赛程231公里,以及解说员/评论员,佩雷罗也在GC榜上从原第46位直接空降榜首,往职业自行车或足球运动员方向发展呢?5月25日,佩雷罗也有一直在关注职业自行车赛场。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